上周,医美企业忙着收购或剥离业务,进一步聚焦医美。同时,网红抽脂去世引发市场热议。今年以来,医美概念股大涨,行业并购动作不断,深圳等地纷纷出台文件鼓励医美行业发展,然而,蓬勃发展的市场下也有隐忧。在业内人士看来,医美行业的政策不完备,很多种情况下,行业本身无法可依。不同于救死扶伤、疾病医疗,医美是健康人通过医疗手段解决需求,带有消费属性,不适合用疾病医疗的方式管控,行业面临二次分类的问题。

图片来源:武侯发布官微

热度不减

大涨的医美股,行业间的并购均体现了医美市场的热度。上周,奥园美谷发布公告称,公司已成功转让房地产相关业务。至此,奥园美谷正式剥离了营收贡献超七成的地产业务,将主营收入转变为以医疗美容业务及化纤新材料业务为主。同样在上周,医美机构瑞丽医美宣布投资比奥瑞思医美(北京)商贸,布局医美产业上游。

行业暗潮涌动的背后是医美产业的太火。一个直观的数据是,今年以来医美指数大涨50%,上市公司沾医美股价即涨,其中融钰集团13天收获11个涨停,金发拉比10天收获9个涨停。而自2020年11月宣布向医美领域进军后,从2021年年初至今,奥园美谷的股价涨幅已达176.84%。

市场的火爆还体现在“医美之都”的争夺战上。2018年,成都提出建设全球知名、全国领先的“医美之都”发展战略,并相继出台了医美产业发展规划、支持政策和监管服务措施等。其中作为成都市布局的66个产业功能区之一,华西医美健康城目前聚集各类医疗美容机构133家,超过全市总量的1/3。2020年,医美诊疗人次达190.5万人次,总收入超过60亿元,比2019年上升近20%。根据成都市武侯区委、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政府主办的2021“医美之都”北京招商推介会数据,6个重大产业化项目集中签约。

进入2021年,深圳和海南相继加入了打造“医美之都”之列。今年4月,深圳市商务局牵头起草的《深圳市关于加快商贸高质量发展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的若干措施(征求意见稿)》,其中引人注目的一句话是,深圳市拟大力拓展高质量服务消费新场景,加快推动医美、健康、养老等服务消费产业高质量发展,培育“美丽经济”新赛道的领先企业,打造国际知名“医美之都”。同月,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发文称,支持海南高端医美产业发展,并推动医疗美容旅游产业发展。

法规待建

蓬勃发展的医美市场仍存隐忧,上周网红抽脂去世事件无疑给市场泼了一盆冷水。一位北京某三甲医院外科医生撰文写道,目前整形行业面对的问题是没有明确的行业标准规范,没有完善的围手术期管理体系。

一位医美机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直言,在医美行业,政策上的研究很重要。很多种情况下,行业本身无法可依。“医美是健康人通过医疗手段解决问题,解决需求,带有消费属性,肯定不适合用疾病医疗的方式管控。如肉毒素批的适应症就一个,只能打一个地方,往别的地方打就不行,玻尿酸填充就一个适应症,别的地方不能填。按照这种批文管理,行业很难做。”

上述医美机构相关负责人表示,八部委联合整顿医美是对的举措。不过,用上位法管理,借用其他行业的法律管理医美行业管不住,要一边整顿一边研究政策。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市面上销售的一些水光针在海外取得了三类医疗器械认证,但在国内未取得批文。一位医美上游企业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已经在海外完成整个注册流程的产品如何进行本地化落地是需要政府支持的事情。比如博鳌,在良好的真实世界数据支撑下,一些进口的药品且在国外已经完成了相关认证的产品,国内可以用得上。

“产品的合规以及考量办法、平台标准化的支持,以及如何设计有效的标准,需要企业、行业以及政府三方协同,这能很大程度上推进法规的进展。”上述医美上游企业相关负责人说道。

北京商报记者 姚倩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